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1164|回复: 0

[散文随笔] 落雪的日子 文/边丽萍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1-3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落雪的日子

文/边丽萍

  一片两片三片四片五片……雪花扬扬洒洒,从天空中慢慢地落下,刚一触地,便融化成一个小水滴。这水滴聚的多了,院子的水泥地面便湿润了起来。渐渐地,花坛的残枝和房檐的青瓦上也滴滴哒哒地跟着啜泣。
  我站在窗前,像一只不愿出壳的蜗牛,把身体蜷缩在厚厚的棉衣里,隔窗看着外面的一切,心里默默地数着这雪花。对这满天飞舞的白色精灵,竟没有往年那灵动的诗情,更没有拍照的冲动,我除了冷还是冷。手机中播放的羌笛《梅花落》也因我低落的情绪而饱含无尽的哀怨,我的心缠绵在这曲和雪之间,思念的泪水再也强忍不住,簌簌落下,父亲的身影又在我脑海浮现。
  在这落雪的日子里,父亲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村北的那个土丘下面,雪片一片一片融化,水滴一滴一滴下渗,土变得冰冷,父亲是否寒冷。我记得他临走的那天晚上只穿着秋衣和薄薄的外套。那天晚上细雨朦朦,在去宝鸡的路上,父亲不停地让我给他拽紧肩膀上的被角,虽然车内闷热,但我能感觉到父亲很冷。现在季节转换,又下雪了,他穿那么薄的秋装怎么能行。寒衣节我缝的棉衣他是否收到。他和爷爷,奶奶的坟地还有那么一段距离,他们是否生活在一起,如果在一起,有爷爷奶奶地疼爱,父亲一定很幸福吧。他是不是太幸福了,都忘记了回来,他迷恋上这种生活,竟连一个梦都不给我。三个月了,父亲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吗?
  以前有人来我店里买花纸,为逝去的父母缝衣服时,我常常心里为自己庆幸,同时感到有父母地陪伴而幸福,没想到今年的中秋节竟是月圆人不圆,父亲和我们突然生活在了不同的世界。
  记得小时候,也是落雪的日子,地里的农活不能再干,平日里忙碌的父亲终于有了些许的空闲,他吩咐母亲取出羊毛,让母亲拧毛线,他给我们织毛袜子。那时,冬天特别冷,棉鞋似乎也没有现在棉鞋暖和。每年下雪,父亲都会给我和哥哥们织几双毛袜子。下午放学,见父亲织袜子,我和哥哥围坐在父亲周围,等父亲边织边在我们脚上比划,都希望自己先穿上毛袜子。织袜子的难度在织脚后跟,织的太宽和太窄都会不合脚,一走路袜子就往脚心掉,父亲每织几圈,都要在我们脚上比一下,终于一只先织好,父亲便迫不急待地要我们穿上,然后让我们在炕上跑来跑去,问合脚不合脚,袜子掉不掉,如果不合脚,父亲就会拆掉重织。如果合脚,第二只则照着第一只的針数织。每次都是大哥的袜子先织,大哥把试穿的袜子穿在脚上再也不肯脱下,惹得没穿的我和二哥眼红,总找个理由去推搡穿上袜子的大哥,然后撕打成一团。在炕上滚来滚去。父亲一边织一边安慰我们,说他晚上加班织,会早点给我们织好,让我们早点穿上。我是女孩,缘于爱织毛衣的天性,看到父亲织袜子时,总扑进父亲怀里去抢棒针,父亲被我缠的没有办法,便把我圈在他的怀里,然后手把手教我织。他教我先把线在指头上绕好,然后再教我怎样捏好棒针,最后教我上针如何挂线,下針如何回針,他教的很认真,我也学的很认真。看到我认真的样子,父亲总忍不住用他的胡子在我脸上扎我一下,痒痒的感觉顿时使我笑的滚成一团。笑声绕着毛线在上下針之间穿梭,有时一針还没织好,倒把正织的线头弄掉了,倒拆了几针。织织拆拆,拆拆织织,终于一只袜子织好,父亲收好了头,把袜子举到母亲面前,戏笑母亲的笨拙,夸我心灵手巧,长大一定有出息。两个哥哥也嘿嘿地跟上哄笑,窗外的雪花,也被这屋内暖暖的亲情融化,滴滴哒哒哼起小曲。
  "当时只道是寻常"现在回味这当时的寻常,竟是那么温馨.那么幸福.那么珍贵。今天,我再也不能在他膝下承爱。心仿佛像針刺一样地疼痛,想到父亲匆匆地离去,我心里是五味杂陈,这种伤感又无以言表,盼归又归不得,想见又见不着,想找又无处可去。明明心里空空荡荡,却又像被什么堵得不留一丝缝隙,深吸一囗气张开嘴,却不由得一声哭泣。明明一触碰就会心疼的记忆,却又忍不住去想,心里的思念在延续,延续……
  在这落雪的日子里,父亲你还好吗?如果有来生,请让我还做你的女儿,扑进你怀里去抢棒針……父亲你听到吗?拜托,给我一个梦好吗?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