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2449|回复: 0

[散文随笔] “哈库那”的珍奇 文/刘省平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1-4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哈库那”的珍奇

    很多城市都有动物园,西安也有。二十年前,坐落于西安市金花路与韩森路十字的西安市动物园在陕西乃至整个大西北都是很有名的。我去西安市动物园是在2002年夏天。但那次参观之后,我很是失望,里面动物不多,除了河马之外,对于其它动物迄今我已几乎没什么印象了。因为正是在那一年,西安市动物园的动物大部分已经搬迁到秦岭山里去了。
    我亦算是一个比较热爱大自然和动植物的人。约略是在十年前,我曾带着妻子、女儿去专门过一趟西安市秦岭野生动物园,那个动物园面积很大,在大山里面,动物品种很多,让我们大开了眼界。后来,我和朋友又去过一趟,因为距离比较远,去一趟不大容易,心想着如果这座动物园设在省城里的话该多好,这样我就可以每年都去参观一次。
    昨天傍晚,一位半年没有见过面的老同事田伟战约我见面,说自己现在西安市高新区的立丰城上班,让我过去找他。我按照他发的定位地址赶了过去。他们公司在商场的四楼办公。这是一座刚开业不久的商业综合体,我在四层西北角的“哈库那珍奇动物城”门口见到了他。我们一见面,互相握了手,寒暄了两句。然后,他将我引进了他们办公室。进了办公室,他让我坐茶几后边的沙发上,然后给我倒了一杯刚煮好的红茶。这时,我看见前边不远处的办公桌旁坐着一位留着花白短发、穿着深绿色POLO装的老先生。老田向他介绍我,说我是一位青年作家,曾出过几本书籍。接着,他告诉我,这位老先生姓党,是他们公司的顾问,曾在佛坪县林业局工作过十几年,是一位林业专家。听到佛坪县林业局,我立马想起一位佛坪籍写过有关大熊猫散文集的作家朋友,便问道:“党老师,您认识白忠德么?”他说:“当然认识啊,他是我的朋友,在西安财经学院工作。”我说:“伟战刚提到佛坪林业局,我立马就猜测您肯定是认识白忠德了。我跟白老师认识已近十年,曾经见过好几面,但这两年联系得不多。”我又问道:“您是佛坪人么?”党老师说:“不,我是富平人。”我说:“哦,我曾去过富平几次,不知你们老家距老庙镇远不远?我今年8月份刚去过一次老庙镇笃祜村,走访过明代关学大儒杨爵的祠堂和墓地。”党老师笑了笑说:“我家就是老庙的。”于是,我一听就激动起来,便滔滔不绝地说起我在老庙镇的见闻和印象。党老师听罢也显得特别高兴。呷了几口茶之后,我说:“党老师,您在佛坪林业局干过那么多年,一定林业方面的大专家了,秦岭是资源非常丰富的大宝库,尤其是那里的植物和动物……”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位著名女作家和她的一部书,便问,“有个著名的女作家叫叶广芩,她几年前出过一本《秦岭无闲草》,您应该看过吧?”党老师听罢哈哈一笑,说:“那本书就是我们合作的,我曾带她到秦岭山中寻访各种植物,然后才有了这本书……”这句话让我很是惊讶,便立即问他的名字,他说自己叫党高弟。听到这个名字,我才立即如大梦初醒。《秦岭无闲草》一书,我虽然没有买,却大概翻阅过,知道里面的内容,对党高弟这个名字是有些印象的,没想到坐在我面前的这位老先生就是作者之一。接着,党老师说起了叶广芩老师的身世及他俩之前的交往。正聊得起劲,党老师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两位朋友过来看他,他下去接一下。我便和伟战一边喝茶,一边聊起彼此的近况。
    约略十分钟之后,党老师带着两位与我年纪相仿的朋友进来了。这两位朋友都戴着眼镜,一个个头高些,一个个头矮一些。那个个头稍微矮一些的头顶扎着一条小短辫的青年一看到我就走过来笑着跟我握手:“刘老师,我见过你!”听他这么说,我感到很惊诧,可是我打量了他半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他见我有些纳闷,便说大概两年前的夏天我曾去过崔文川老师的工作室,那个工作室就是他俩一起搞的。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即想起了往事,为自己的健忘感到惭愧。我们几个人在茶几跟前围坐下来,伟战给我们都倒上茶水。经过党老师的介绍,我才知道,那位高个子的朋友叫李高原,跟我说话的朋友叫刘涛。高原兄说他虽然没见过我,却知道我的名字。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大概在5:30左右,党老师说要带我们到“哈库那珍奇动物城”参观一下。我们便立即起身跟他出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向右一拐,走了几步之后便来到动物城入口。在党老师的亲自陪同下,我们一起参观了哈库那珍奇动物城。前几天,我大概听伟战说起过他们公司的刚开业不久的动物城,但在经过一番参观之后,这里的实际情形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我的感受,那就是:惊奇!是的,我很惊奇!首先,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在这样一个现代化大型城市商业综合体里竟然有这样一个所在;其次,在这个占地约一千平方米的空间里竟然有上百种珍禽异兽,而且大多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叫不上名字的动物。
    哈库那珍奇动物城的整体设计和装饰漂亮、时尚,里面的灯光效果和硬件环境,共同营造出一个奇幻多彩的氛围,让人仿佛置身于童话里的山林世界。每过一个通道,每到一个区域,我都感到好奇、兴奋和留恋,但对于下一个区域又怀揣着强烈的期待。环境自然是极美的,但更令我感到好奇、兴奋的是,其中有天上飞的,有地上爬的,亦有水中游的;有吃草的,亦有食肉的;有生活在沙漠的,亦有栖身于内陆的……这些动物,很多是我在原先的西安市老动物园和秦岭野生动物园不曾见到过的;有些动物,我之前虽然见过,但在这种环境之中,它们显得更美,距离我也很近,可以更加仔细真切地看到它们的形状、皮(毛)色及动作。
    在整个参观过程中,我们每到一个区域,都有一位身穿工作制服的年轻漂亮的女性讲解员为我们进行详细讲解。讲解员会告诉我们每个动物的名字,它们所属的科目,以及它们的形貌特点、生活习性及世界分布区域。当然,在每个展示区域的每个动物展示区跟前都有一个醒目的导视牌,上面有图文并茂的解说;但那时我们这些游客的目光几乎全聚焦在动物身上,根本无暇去细读牌子上的说明文字,讲解员标准、悦耳的声音和简洁、生动的讲解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至于使我们目不暇接或眼花缭乱了。讲解员已经讲的比较清楚了,但党老师总会在她们讲解完后再补充一些东西。党老师补充完之后,在走出一个区域之前,都会亲切地询问讲解员们的工作情况,并夸赞她们讲得挺好,鼓励她们在这里好好干。以前,我曾去过很多景区,但从来没有请过专门的导游或讲解员,在这里我才真正体意识到了导游或讲解员的重要性。
    因为注意力过度专注,这里的动物品种和数量,我没有仔细统计;但根据我的粗略印象,大概有十几个大的种类,总共约有三四百个了。这里最多的要数鸟类了。孔雀是有的,它们的外在之美自不必细说,因为我已经在其他地方见到过。且不去说别的,就鹦形目动物就多达十几种,什么玄凤鹦鹉、金刚鹦鹉、牡丹鹦鹉……;颜色也有很多种,白色的、黑色的、彩色的;形状有大的,亦有小的;有圈在铁笼子里的,也有在枝头上的。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金刚鹦鹉和牡丹鹦鹉,它们的名字很好听,体型和羽色五彩斑斓,简直就是一个个鲜活的艺术品。每走到一只鹦鹉跟前,我都会友好地说声“你好!”,期待它们能给我以同样的回应。可是,直到参观完鹦鹉区,始终没有听到一句从它们嘴里发出的“你好”的问候。对此,我只能一笑了之。
    走到一个有门的稍微密闭的房子,就更让我感到惊奇,这便是“彩羽之林”。一块绘有森林图案的墙壁上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一段话:“人类的爱、希望和恐惧,都与动物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就像阳光,出于同源,落于同地。——约翰·缪尔”。我正在欣赏这句话,一群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将目光吸引到了它们身上。那里有假山和假树的造型,山岩和枝头上栖息着一大批鸟儿,也有的在半空里飞翔蹿跃,它们的颜色各不相同,不停地动弹着,显出一派生气勃勃的景象。忽然,我看到不远处有两个中年女人和两个大约五六岁的孩子,他们的手上、肩膀和胳臂上停落着十几只鸟儿,还有几只小鸟正在啄食他们摊在掌心的食物。这些鸟儿似乎并不惧人,他们的大胆让我感到诧异,他们的可爱亦让我感到温馨,它们似乎与这几位游客是相处多年的好友。我被这些鸟儿迷住了,呆望着它们,以至于忘记用手机拍下它们与几位游客友好互动的场景。这使我在走出动物城的那一瞬间感到非常后悔和遗憾。
    其它动物,比如乌龟、蛇、蜥蜴、鳄鱼,我亦是曾在其它地方看见过的,它们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乍一看还让人误以为是标本,待走近细瞅,才知它们是再真不过的活物。猴子亦是有的,但不是那种普通的猴子,而是猕猴、金丝猴,还有那种长长尾巴上有着数道环斑的猴子,他们的体态很漂亮,身手敏捷,不停上蹿下跳,攀缘蹦跃,片刻也不安生,真可谓是灵巧活泼之极。走到一方水池跟前,看到水里面游动着不少颜色各异的鱼儿。我蹲下身子去看,它们的嘴巴像鸭子一样宽宽扁扁的。讲解员告诉我们,它们的名字叫:鸭嘴鱼。我见过的鱼儿很多,但这种鱼儿倒是初次见识。
    宠物猪,亦称香猪,之前我曾听说过,在这里却是第一次见到。那两只香猪身子长约五十公分,整体外形和农村家养的那种猪似乎没有多大分别,只是它们靠近后腿的那部分肚子猛烈地凸显于两侧。它们贪婪无餍、不管不顾地在抢吃着盛在盆子里的食物,根本不将正站在旁边盯着它们的几位游客放在眼里。听讲解员说,香猪是长不大的,其肉质十分鲜美。狐狸也是有两只的,但有一种叫狐獴的动物却是我首次见到,它们头脸像极了松鼠,躯干修长笔直,毛色光亮,看着非常漂亮。鸬鹚,在我们当年的小学语文课本里曾讲到过,这次我是真切地看到了。圈在栅栏里的两只驼羊看着很好玩,竟然穿着红色的棉布马甲,脑袋像骆驼,却要小很多圈;体型不大,像狗一般;身子短小,腿却很长。伟战不知从那里取来一片青菜叶子,有一只驼羊,竟然从容不迫地凑到跟前来,一口叼住,慢慢啃食起来。我赶紧掏出手机,抓拍下那温馨的一幕。有一种叫海狸鼠的动物,体型大,短粗,尾巴长呈圆形,身上有鳞片及稀疏的短毛;其脑袋和身子,整体看来像一只被放大了十几倍的老鼠,却并不使人感到害怕;皮毛整体顺滑,外表闪着一层油光,看起来很漂亮!
    除开上面这些动物之外,还有很多动物奇异而漂亮,可惜我忘情于观赏,忘记拍照,亦没有记住名字,但它们都给我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在动物城里参观时,我被眼前的一只只动物深深吸引,我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它们的外貌、体型、动作,而忘记时间的存在,也忘却了生活中的所有烦恼。不知不觉,我们就走到了出口。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我们在里面已经参观了近一个小时。这段时间让我感到很漫长,亦感到很短暂。在这将近一个小时里,我看到了很多我没看到的珍奇动物,也增长了很多关于动物的知识,我跟它们和谐友好地相处着,它们使我的内心充满了惊奇和欢愉……这些,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通过自己参观和聆听讲解,我在这座叫“哈库那”的动物城里,不仅结识了几位志趣相投的新朋友,获得了很多动物知识,亦是深切感受到了大自然的丰富和神奇,以及自然科学和生命哲学的高深和玄妙。
    待明年春暖花开之时,我一定要带上自己的孩子再过去看看。
         
    2020年12月24日夜于长安半醒斋
    作者简介:刘省平,陕西扶风人,现居西安,文化策划人、青年作家。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陕西职工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自幼热爱文学、书法,曾担任《渭河文化》特邀编辑,“知仁轩”微信公众号主编。在《西安日报》《宝鸡日报》《民族日报》《华商报》《中国文学》《黄河文学》《华夏散文》《少年月刊》《打工文学》《陕西工人报》《文化艺术报》等刊物发表作品。曾与人合作主编《西府散文选》《当代扶风作家散文选》,出版散文集《梦回乡关》、旅行随笔集《西路行吟》。另著有旧体诗集《半醒斋诗稿》、小说集《驶向春天的火车》。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