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1396|回复: 0

[散文随笔] 关中风情园记 文/张小龙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1-23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中风情园记

文/张小龙

  北方少园林。然而,在礼乐文化的发源地扶风县却有一座关中风情园。
  关中风情园,位于扶风新区,北靠法门寺,南眺太白山,气定神闲,超然遗世,不同于南方的园林那么秀丽媚美、婉约秀气,它更风格粗犷、豪爽随性。
  园中多国槐古松,或参天独立,郁荫如盖,或壁立相对,虬枝奋发,皆长成关中人不老难屈的脊梁。园中几树环绕间,一两丈高的哥特式铁笼孤独矗立,曾有一只美丽的绿孔雀饲养其中,一日,观之空空如也,只剩一地羽毛,是被天敌掳走了么?或许你宁愿相信是它化仙而去了?在湖东西两岸,钟鼓两亭相对而出,红椽灰瓦,五脊六兽,虽不闻晨钟暮鼓,也坐揽历史的天空。园中飞物,最爱一鹤,两鸭,五鹅。鹤君不知何年何月驾临,又何日何时仙去。云里雾里久未相见,它定是看不上这尘世俗媚,舍此地而去了吧?一对鸭子倒不离不弃,在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间成天在秀着恩爱。鹅们最是热闹,有时作雁行,团结友爱,有时作兽斗,鸡零狗碎,像极了你我身边的人间场景。池中的群鱼倒是最好的见证,时不时有看不惯者,翻个白眼挺个肚子气死了。
  园有南西两门。初访风情园,应从正门(南门)入。看到一道古朴肃穆的朱红大门,跨过长长高高的门槛,挂满红灯笼的明清建筑庭院就献入眼帘。门口左右两架马车似乎可以带你去任何境地。往右穿白墙竹林,一排手工作坊,还在生产扶风快要失传的美食。量斗、升子、牛搁头、犁挂满山墙,仿佛回到了男耕女织的小农时代。往左,穿过一排摇曳女墙的竹林,绕过照壁,一院雕刻精美形态各异的石墩、拴马桩摆出阵势,又让人回到金石时代。再入一灰檐青瓦门楼,园中园的亭台楼阁即包围在一汪湖水中了。浅处锦鲤游曳,深处幽静莫测。这汪湖水应该是风情园的眼睛,你只可以看见它表面的阴晴,它却可以看清你的波澜的内心。绕湖一圈一圈走过,可以顺时针也可逆行,石砖路曲径通幽,两边生旦净丑的巨型脸谱、十二生肖的石雕可以陪你一年一年地轮回,春夏秋冬,地支天干,花开叶落,节气回转。
  若从正门端直而入,一座座僻静深沉的四合院会让你安静下来,你最好放下一切,你的名利权势,你的浅薄浮躁,毕竟神游在这历史悠远的气息里,闭上眼,你定可邂逅一辈辈过往的先人,召公、武丁、公刘、武王、文王、马援、姜嫄、马融、班固……反正你也不认识他们,只管静下心低到尘埃里,感受他们的说教庇佑吧。
  风情园的早晨是从一幅有声有乐的画中醒来的,竹林里千万只麻雀的叽叽争吵,梧桐树杈上长尾喜鹊的喳喳喜语,还有春光荡漾的池水中白鹅亮翅红掌拨清波的水声。这是一幅画水墨还是工笔呢?而夜晚呢,是在华灯初上,蛙声十里,最后望月冥思中沉入那脉脉秋水深处,伴着那几株脱俗的青莲一起睡去。那就是一首古乐府诗啊。
  那么诗情画意的风情园最美的到底是哪一季呢?这可不好说,我有诗为证:

静爱风情园,深坐四季翁。
春雨惊花梦,秋叶解红尘。
夏蛙濯莲日,冬雪林下风。
松竹共空瘦,鹅鹤同高声。
人生本逆旅,游子亦行人。
扶风多境界,尽在五言中。

  当料峭的第一缕春风吹过枝桠时,玉兰旱莲们已经憋足了劲地含苞待放了。它们看着石阶旁的三叶草一天天变绿,结香鹅黄如可人的小手,柳條由稀青变翠浓而垂钓到水面的时候,高兴地和杏、桃一起笑开了花,然后樱花也一树树肆意地笑开了,然后是满园的雍容牡丹芍药,整架的浪漫紫藤瀑布,然后扑鼻而香甜的楸桐花。
  这个时节,从园中路过,你会不知所措,意乱情迷。沁人的花香时浓时淡,忽远忽近,一阵风来落在你发际肩上,一夜雨过,又沾你衣襟脚下了。偶尔一日有汉服或旗袍女子妖娆于花雨中偶遇,花朵儿好像有了嫉妒的耳和眼随风而颤动,你甚至可以听见窃窃私语声“我艳还是你艳?花美还是人美?”

软草香叶过雨新,轻碾落红花作尘。
何日收拾耕耘志?使君不是园中人。

  这种热闹,不知道是花的真实像貌还是春的本来模样,如果你是过客,不解风情,可得好好揉揉眼睛细细分辨了。

柳影慵长春欲夏,风情园里是天涯。
楸桐粉紫绿杏小,竹槐黄翠白鹅发。
春事已谢牡丹梦,人情犹羡杜鹃花。
世间草色遥看破,杜仲树下不思家。

  风情园的夏天是安静而漫长的,静得如同湿漉漉的满园绿影,长得像那几棵棕榈树铺张开条顺的翠叶。当艳阳高照的时候,无处不在的绿荫照顾了所有的角落。特别是一场大雨后,翠竹拔节,雨露顺竹叶滴流而下,落与檐口蛛网,浅池出没于水草间的顽石小心翼翼生出堆堆绿苔,不经意间层层爬满古槐,雨中那石人二老者残局斗法你观棋不语,心中更觉清凉。若心中有爱而不得之姑娘,暗洒闲抛,尽起相思,不免断肠矣。此刻,独穿幽篁里,拾阶孤坐杜仲树下,不羡仙也是神仙了,不会吟也会作诗了:

篱落翠竹石榴黄,鸟语玉兰苔墙香。
一池睡莲懒做主,两行白鹅拨水光。
雨露才润绿梦浅,风情最爱夏日长。
隔叶独坐杜仲下,冥思苦想无诗藏。

  风情园的秋天好像是从西门到来的。高大威猛的青石牌坊后边,两行挺拔入云金光闪闪的银杏树映着湛蓝的天空,让风情园愈加空旷悠闲,庭院的金合欢婆娑妩媚,紫薇百日红妆,沿阶草包围着园中园的石拱桥,湖边镶嵌的金银花蜿蜒盘旋,和着迎面游来的白鹅红掌可以望穿秋水。此时,出水睡莲碧叶玉蕊的心思愈加圆融清冽起来了,盛绿的水草也不能掩饰住,只有夜晚来临,就着淡淡忧伤的桂花仙香,凌波微步的月色才会懂得它心的圆缺。

银杏何年绿古道,连枝并蒂直天高。
行人又见一树黄,树见行人几回老。

  当银杏叶落完行人心渐苍老的时候,风情园的冬天不约而至。萧瑟稀疏的斑竹伴着清冷的星空诉说各自的青春过往,西风无情摘掉女墙边柿树上最后一盏火红的灯笼,冬至漫长的黑夜里半边湖水不小心结了冰凌。在那棵杜仲树后边的八角两层思家亭内,坐着坐着,终一日下雪了!鹅毛大雪,雪白了鹅毛,白了冰湖,白了枯树,白了红砖碧瓦,后来白尽了红尘恋人的头。是故事,是传说,是风情园冬天的神话。
  关中风情园到底是什么呢?来过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在我心里,它是世间一朵最大的桃花,最早拥抱来自东方的朝阳,最早开放在扶风的春天里。它是一方文冢,深情地埋藏着周秦汉的风雅颂,唐宋元的诗词赋,你可以随时随地听到先贤圣人们的千古叹息万代吟唱。它也是一脉慈母的目光,看着扶风的游子风尘仆仆地从天涯海角归来又依依不舍的奔向万水千山。
  人生总在寻寻觅觅聚散离合中,关中风情园是不是你的桃花源呢。扶风就要到来的这个春天,你来就知道了。
  2020年12月24日夜于扶风县城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