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226|回复: 0

[散文随笔] 家乡的水 文/符艾联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4-29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乡的水

文/符艾联

  美不美,家乡的水。亲不亲,故乡的人。
  农夫山泉有点甜,那有家乡的水儿甜?
  从我碎碎的记事起,家乡的水是那么的甘甜清凉,那么的清澈透亮。大人们给脸盆倒半盆水,我们小娃们就能看见水中自已的倒影,和蓝天白云。于是,耍水成就了我们的最爱。
  记得村外有一条渭惠渠,一直通到咸阳防洪渠,那吋,我们小娃叫他大河,比渠大多了,而且有集水坑。每年夏季,就有汹涌澎湃的黄泥水奔流而过,上面飘着西爪皮。在岸边和桥头上,我们一群光着身子的小孩们,对着那泥糊涂水不知深浅的扑了下去,从桥洞下游过去,再爬上岸。上来后,太阳一晒,个个成了小泥猴。末了,站在桥上,用杆杈青蛙的杈子,杈西爪皮。杈上来的爪皮放在拔草的担笼里,回去喂猪。见一块瓤多的皮,就咬几口,见一个西爪飘过来,就扑向水里。
  记得手帕地里有一口大口井,人能下去,站在井底的小园井边。一边还有铁链子。听老人们讲,这是用脚踏链,才上来水浇地用的。我站在四方形的井壁上望了半天。
  生产队也打井,用的是锅椎。用人推的那种,父亲曾经领着我打井,我在不远处玩,不让我靠近铁杆子推杆,说小心杆子回过来打人,还中一会儿就能吃油花卷卷馍。于是我乖乖地等着。
  孙家我舅家村中就有一口水井,直径约一米,很深,只能看见井底晃动的水。井不但有井台,而且还有辘轳。辘轳是木头的,被一卷整整齐齐的麻绳缠着,下面掉着一串铁环环。这些铁环环大小不一,被人手磨得铮明呈亮,一晃动,便发出清脆悦耳的钢铁之音。
  人们在绞水前,先把桶放在井台上,一只桶放在井边,用手熟练的将铁环套在铁桶的提手上,然后提起桷放入井内,这才腾出右手抓起辘轳把往井下而去,有的人为了快,放了辘轳把,那把象脱缰的野马,把绳子都咆哮得棱乱了。我们叫这是放pye辘轳。
  绞水的人渐渐地多了,自觉地排着队。男女老少,聚在井边,漫不经心的谝着闲传,天南地兆,东家西家的闲谈着,来打发吋间。他妈带娃来抬水,他妈绞上水后,娃就拿着根棍上前,他妈就接过棍从桶畔穿过,尽量把棍朝前伸,怕把娃挣了。并说,不要看井,小心脚滑。这才满载而归。
  有花不楞登的年轻媳妇,男的没在家,她也担个扁担来挑水,两个水桶在肩上淘气地晃动着,水往外撤了一路,水担压得细腰也不春风摆柳了。
  我当时在井边看人怎么穿链锁,刚学会了。
  这吋,我六婆和几个人站在井边说着话,排着队,个个铁皮桶在井边摆成一排。我随手抓起六婆的桶上锁,六婆夸了一句我,又和人说起来。我套上环锁,刚下到井口下,只听见铛铛几下,又嗵的一声,从井底传来。瞎了!桶掉井里了。我心里咯蹬一下,顺手又把第二个桶拿到手再穿锁,结果六婆斜对门的XX上前夺下桶,用眼瞪着我。六婆这吋回神过来,见这一幕,说桶是她的,对方据力争辩,两人闹得不可开胶。趁这机会,我偷偷地溜了……。
  事后,这件事让我渐愧到现在,好笑又渐愧。
  后来村口有了机井,在人浇地吋,把闸往上一锨,从泵口就喷出一大股白哗哗的水柱,哗啦啦地喷到水泥池内,然后静静地流向远方。不一会,水池四周聚满了洗衣服的妇女。有的人担着水担来挑水了,有人提桶拎水,有小娃两人抬着水、还有的在架子车的辕上挂着水桷,家里的水翁水缸都湍地盖上了木盖子。连路过的人爬在泵口,用嘴贪婪地喝着,喝饱后,抺下嘴,这才痛快满意地离去。而浇地的人是不说的,只是说了句,不敢用洗衣粉,浇菜呢。
  后来,有的人在自家院子打了压水井。后来,农村有了三轮车和塑料壶,一次能拉七八壶,够好几天用了。
  再后来,乡里建了水站,家家户户都是自已挖管道,最后接通水龙头,人们欣喜无比。那铁制的水龙头,刚一拧,开始水有点浑,慢慢地变清了。再倒了重接,开大龙头,强大的水压把桶冲得颤抖了。我们小娃,把嘴对着龙头牛饮了一阵,这才摸了摸肚子又玩去了。
  然而,在2000年的吋候,乡水站只供西一村的,我们西二村自已打了个井,也通在原来的管道上,水质没有乡水站的好,大概是井没有乡水站的井深,压力也不大,而且是隔天的中午放一次水。这肯定没有乡水站那个高高的水塔。那个水塔壁上写着:防氟治水,造福人民。
  可是没过几年,从龙头接出的水怎么成了谈绿色的了,一桷水色气更明鲜。这,肯定是受
  污染了。于是有人用净水装置,或净水器。有的人在院中自已打井下泵。有人测试水质也不达标。但我常有作饭,不觉得怎么样。而我到三原第一次见到了拉拉井,从水管子中把铁丝一拉就流出水,我尝了一口井水,又咸又苦,只能洗衣服,或者浇花,根本吃不得。相比之下,还是家乡的水好。再和山区的泉水一比,我输了一大截。
  再后来又换了水源,安了水表,水质才好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是家乡的水多好,水多么甜,而是那水那土,和养育我成人的父母就在这里,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岂有不好之理。
  亲不亲,故乡的人,美不美,家乡的水。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