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623|回复: 0

[散文随笔] 偷豆角 文/边丽萍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5-26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偷豆角

文/边丽萍

  “含桃豆角喜尝新”每年的秋天,在果树行间种一片豌豆。初夏来临,豌豆蔓随风摇曳,小小的豌豆花像一只只玲珑的白蝴蝶点缀于青蔓绿叶之上,鲜嫩的豆角翠绿翠绿,漫步其中,淡淡的清香直扑心脾,让人不由忆起儿时偷豆角的趣事来。
  那时,生产队还没有农机,骡马牛驴是生产队的重要生产力。牲口饲料地播种和收割重要程度不亚于人吃的粮食作物。那个年代生活物质的匮乏,使得青粗饲料的苜蓿和精细饲养的嫩豆角常成为被偷对象。生产队为了防止偷盗使其损失严重专门派人看护。
  学校老师极力配合生产队的安排,校会班会上三令五申的强调。如果真有学生偷了,被告到学校,罚站和挨打是同时进行。措施可谓严密,可对于那个年代的孩子来说,豆角的美味诱惑如同《西游记》中的唐僧肉。加之嫩豆角刚下来时,是五一前后,学生有午睡,天生猴性的孩子那里能乖乖地睡觉,偷豆角成了一场游戏。
  偷豆角被抓告到老师那里,罚站和挨打对于我们小女生来说,无疑是一件太过丟脸的事,为了避免尴尬发生,我们几个小女生一般不会偷自己生产队的豆角。周围的几个邻村比较之后,韩垚南队的豆角地成为我们的理想选择地,南队村庄在北,耕地全部在南和我们村连畔,他们村的豆角地多数时候距我们村反而比他们村近。南队和我们村不属于一个生产大队,看豆角的老头也不认识我们。既是看见了也不利于告诉老师。
  尽管条件有利,毕竟是偷,不能光明正大进行,想要摘得豆角,还须和看豆角老头斗智一番。有时我们刚悄悄地爬到地西边,老头喊着追到西边。我们又绕到东边,他又叫骂着追到东边。拉距几次之后,担心下午上学迟到的我们顿时失去信心,只好悻悻而归。较量一番后,老头的规律我们也多少有点了解,每天中午,只要豆角地没闲杂人,老头就会放心回家吃饭。于是,我们几个头碰头商量一下,决定改变我们以前的“策略”,我们村西壕岸上就是南队的地,壕岸边有一条小路斜通南队村庄,南队的豆角地就在这条小路的中间处。这次,我们悄悄爬上壕岸,先在小麦地的塄坎下埋伏起来,过十几分钟,其中的一个人探头望一下,又迅速爬下,然后把看到的情况“报告”我们,中午的太阳像一个毒辣辣的大火球,我们的脸嗮的红里发紫,额头的汗滴不停滚落。终于,望风的人说老头进村了。我们几个像兔子一样蹦起来,三步并做两步跑进豆角地,连扯带拽的摘了起来,豌豆是蔓状作物,须和杆状大麦套种,队里为便于收割,每播一米多宽留二十公分的隔离带,小孩爬在隔离带,再有大麦掩护,站的稍远,根本看不出来地里有人。成功进了地,则一定是满载而归,上衣和裤子的口袋塞了个满满当当。
  为了防止万一,我们进地时留一人在壕岸树上望风,她发现村中有人出来,大声提醒我们,便于我们及时“撤退”。回去后,每人把偷的豆角分一小部分给望风的孩子。几次成功之后,我们又为望风的孩子拿的豆角比我们多而心中不平起来,于是,大伙又商量,以后不用望风,一齐去偷。
  这一次,我们又如法炮制,顺利地进了豆角地。可还没扯下几个豆角,“出来,出来,看我不打断你几个贼腿才怪呢。”一声大喝如晴空霹雳,震的我们几个不由自主地齐刷刷站了起来。扭头看老头手里提着一根木棍,不知何时站在地头堵住我们退路。他不是回去了么,怎么又折回了?“乖乖的出来,顺着行行走,驴日这一伙么”老头一边骂一边指挥我们。突然,我们中年龄稍长的菊红跳下塄坎往正扬花的小麦地胡蹿,这一带头,后面的紛紛效仿,一个个跳下塄坎在小麦地做鸟散状狂奔。麦子顿时让我们踩倒一片。这一幕让老头始料未及,看着马上成熟的麦子被我们踩踏,他又急又气连蹦带跳地叫喊“回来,回来”同时,他不知所措,到底进地追还是不追?追该追那个?老头的叫声愈发是我们惊悚,除了狂奔还是狂奔,耳旁只听得麦杆折断的噼啪啪声,终于绕到壕岸,慌乱中竟找不到回村的路,情急之下从三米高的壕岸飞身而下,翻了个筋斗,顾不上胳膊腿上磕破皮的疼痛,撒丫子跑回村。等狂跳的心渐渐地平静,才互相寻找,看谁还没回来。找来找去,发现红芳没有回来,大家叽叽喳喳地吵了起来。她让老头拉住了?她会不会把我们的名字告诉老头?就在大家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时,红芳不慌不忙的回村了,而且口袋里还装满豆角。大伙一脸疑惑,急于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红芳得意的告诉我们,她进豆角地后,跑的稍远点的地方爬了下来,老头喊叫时,她爬着没动,老头在地边骂了一阵,回家吃饭去了,她赶紧把口袋摘满,跑了回了,看我们狼狈的样子,她掏出豆角让我们共享,豆角的香甜竟让我们忘了刚刚的惊险。
  时间如白驹过隙,岁月的洪流卷走了年华,让人不知所措,当青丝染上霜花,闲暇之余总把心灵深处的一角翻出来嗮嗮,体会着曾经的美好,同时心里祈求,昔日的好伙伴什么时候聚聚,再说说我们年少的趣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