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6876|回复: 0

[散文随笔] 家的演变 文/程忠科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10-10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的演变

文/程忠科

      我家从我父亲这辈算起,先后居住过三个地方。先是在永寿县豪子河村租他的舅舅的土地为生。从某年起,风调雨顺,庄家大丰收,这为我的父亲带来了不少的麻烦。有人对我的舅爷提出愿意出更高的地租租用土地。重奖之下出勇夫,我的舅爷就要收回他的外甥我的父亲所租他家的土地,改为租给那个制造矛盾的一户人家,我的父亲自然不同意舅爷收回土地。农民失去土地,和城里人失业一样,没有了生活来源。至于另外找东家租土地耕种,没有亲戚关系,地租只会更高,何况租土地耕种也不是遍地都能找到的,这必然给全家人的生活带来困难。双方只好在永寿县衙门击鼓过堂了。官司打下来,所幸我的父亲赢了官司,没有失去土地。具体原因,当时还没有我们这些小孩,不太清楚。也许是合同没有到期,或许是公序良俗自家人可以优先租用土地等等原因。
     山不转人转,经济好转之后,我的父亲一家第二次迁居到扶风县下寨村,父亲和他的亲弟弟以及一个堂弟老四(实际为老三,我的父亲继承我爷爷的做法,认为老大命苦,把自己由老大降为老二引起的连锁反应),我的亲三爷和堂四爷堂四奶还在世(实际为亲二爷、堂三爷,原因同上),齐心协力,建起了一座四合院瓦房定居下来。我没有见过我的亲大爷和亲大奶奶,她两是我父亲的父母亲。亲二爷(即三爷)一辈子无儿无女,是我的父母亲为我的亲二爷养老送终。随着各个小家庭人口的增加,父亲和他的亲弟弟带上亲二爷自愿无偿离开了下寨这座四合院,第三次迁居在三里外的杨继岭村,以当时风调雨顺积攒的几石(这里的石读担,当地概念为十斗四百斤)粮食,向一户人家交换下了一座有12孔窑洞的地窑院落,很是宽敞,冬暖夏凉,安顿好了我父亲这一支队伍。民国后期,原来可以买一头牛的钱,到最后只能买一根油条。农民们就用粮食或者大烟土作为货币,进行经济活动。在我长大后,幽默的亲朋们约好了,如果爆发核战争,就来我家大院宽敞的多个地窑里抵抗原子弹。父亲热爱土地,一生先后买下了几十亩土地,为全家人的生活打下了物质基础。成立农业社后,可能土地无偿归公,只有农具和牲口可以折价入股,而这两项正是我家的弱项。文革期间,这座工程浩大宽敞的地窑院落不见了,由生产队用推土机夷为平地。院子内外,曾经是百棵左右各种果树的天下。我喜欢我看着在院子中央长大的二十几米高的梧桐树、枣树、花椒树、院子外面的七棵李子树、一棵巨大的杏树和一些较小的杏树、几棵苹果树、几十棵柿子树、庞大的马茹花树、每年端午节用来缠粽子的马莲花草以及洋生姜、波尔花、指甲花等花木,都没有了踪影,很是留恋。我无限佩服我的父母亲,从一贫如洗的艰难困苦,到初创家业,受尽了人间数不清的苦难,流尽了多少血泪。好在我的父亲身材高大、是远近闻名的大力士,几无对手。乡间关于我父亲大力士的各种传说,听来有趣。而我的母亲,在那罪恶的封建社会里,自然成为小脚。承担磨面做饭洗衣织布全家人的四季衣裳鞋袜等等家务外,秋收夏收,还要下地干活。一生养大六个儿女和代养三个侄子侄女(解放前我的叔父病故,叔母改嫁),先后看管了十五个孙子孙女,两代合计二十四个。
     1929年,陕西关中八百里秦川和全省各地,连续大旱两三年,蝗虫铺天盖地,庄稼颗粒无收,全省农民纷纷去外省逃难。当年扶风县灾荒的悲惨情景,在西安市碑林博物馆内,有一块石碑作了重点反映。当年我的父亲挑着担子,一头挑着铁锅衣被等,一头挑着唯一的孩子我的大姐,带着我的母亲和我的亲叔叔和我的姑姑全家五人,受尽苦难步行去甘肃逃荒。在邱家寨,我的母亲饿得倒在地上,被几只烈狗扑上来一顿乱咬,幸亏主人赶来相救,保住一命。最终落脚在一个全村人都姓胡的大村庄,父亲和他的弟弟给东家拉大锯解板后,制作各种家具,母亲给东家做家务。姑姑也到了出嫁的年龄,有缘出嫁给了这个胡姓大村庄里一户人家。三年后,听说陕西落了透雨,除过我的姑姑留下外,我的父亲四口人又走回陕西,一般单程也要步行8、9天。回来后遍地是几米高的野草,豺狼成群。没有牲口了,一边刀耕火种的恢复生产,一边与群狼作斗争。村里身体有缺陷的人,大都是受过群狼的伤害。解放后,我的父亲手牵毛驴,往返近二十天,把他的妹妹和一个十七岁的外甥从甘肃接回娘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全家男女老少依依不舍的送出大门,回甘肃去了。当时我已经五岁,我爱我的姑姑,预感这是最后的分别,大哭不止。1971年,我的姑姑去世。2019年,我和当年逃荒甘肃的亲叔叔的大儿媳、孙子以及当年大姐的儿子四人,自驾游千里寻亲,边走边问,终于找到了甘肃宁县盘克镇,当年17岁的表哥,已经85岁了。我在附近镇上,给年迈的表哥买了一高一低的可以折叠的两把椅子,在室外嗮太阳或者在室内休息用,表哥高兴地对人说:这是我舅家给我买的两把椅子。表哥的五个儿女也大都成了老年人,我们一行四人,受到各家热情的轮流招待。各家的家庭建设情况和村委会的各种设施等公共财产,比陕西我们老家还要好。
     居住在下寨村和杨继岭村两地的我父亲兄弟三人,先后已有十个男孩,五个女孩。杨继岭村有六男三女,下寨村有四男两女。我家的一个堂姐两个堂哥,是我的父母亲一视同仁抓养长大直到上学、工作、结婚成家。在我家亲兄弟和堂兄弟六个男孩中,上学时间较长的是包括我在内的五个弟弟。家中的主要劳动力是我的父母亲以及我的大哥和嫂子们。参加工作较早的是我的二哥和三哥、六哥。1968年之后,又增加了我的四哥和我两人参加了工作。当初村里成立农业社时,我的父亲第一个报名参加,也减轻了我的父母亲和兄嫂的压力。村里的贫下中农协会,从成立之日起,几十年来,我们家一直是成员之一并参加这个组织一切活动。1972年,我的父亲去世,这个大家庭自然分为六个小家庭。
     从我的父亲以及之前,我家世代是文盲家庭。现在,有了博士生两人,硕士生一人,大学、大专、中专毕业生五人。其中高级职称三人,中级职称二人。军内副军级一人,驻外使馆一等秘书一人。也有民营企业家、有被华为公司多年派往国外工作的项目经理等。分居在两个村子的十个男丁,具体工作岗位分别在国外、北京、西安、宝鸡、扶风县、天度镇、深圳、合肥多地工作。村里有人调侃到:你们家,从首都到地方,有一条“黑线“”啊!
     远在初级小学时期,某年春节,我和堂六哥,去我的舅家走亲戚,下午回家半路,被我的父亲截留带到永寿县豪子河他的舅家走亲戚。记得去他家后,有表叔表哥等主人们,对我们非常热情,我的舅爷早已去世了。这家距离我家比较远,记不清我们玩了几天就回家了。从此,因为上学或者工作了,再也没有机会去过我的父亲的舅家。由于是老亲戚和距离较远的原因,两家在农村的人,还保持着不多的来往。
     社会的发展,农村在解放初期所定的阶级成分,历经大浪淘沙,已经千变万化,农村广大农民基本实现了电气化、机械化,脱贫致富,日子越过越好。
初稿2021-04-04
修改2021-10-08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