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837|回复: 0

[散文随笔] 冯家山慰问演出所留下的记忆 文/史会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11-23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冯家山慰问演出所留下的记忆

文/史会生

  那是七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季,我所在的单位扶风县文工团受扶风县县委的委派,以慰问团的名义远赴百里之外,在如火如荼的冯家山水利建设工地做慰问演出。也正是这次的慰问演出,在我的恼海里留下了难以抺去的记忆。
  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的综合国力还十分薄弱,农业的耕作技术和水利化灌溉仍沿续着古老的原始手段,人们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只能是束手无策,爱莫能助,眼睁睁地接受这无情的灾难。这样一來,广大人民群众的吃饭、吃饱饭的问题,无时无刻不困绕着各级政府的决策者们。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的李瑞山同志,经过多方考察调研及论证,决定在位于宝鸡市西北方向约四十公里处的冯家山,兴修一项宏伟的水利工程,以实现西府人民世世代代引水上塬的唯一夙愿。此项目由扶风、岐山、风翔、宝鸡县四县合作修建,日投入十多万人力,于一九七零年七月正式开工。该项目建成将灌溉宝鸡、咸阳两地七县旱塬136万亩土地,从根夲上改变这一区域十年九旱,长期严重缺水的贫穷状况。
  正是在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下,扶风县县委决定以县文工团为主体,组织特别慰问演出团,去冯家山水利建设工地,为一线的建设者们做慰问演出。临行前,县革委会主管文化教育的副书记王遇忠同志,特意向全体演职人员作了动员性的讲活。中午,县人民礼堂大门前,装满布景灯光、服装道具的车辆早已准备就绪,全体演职人员就位后,崭新的解放牌车队浩浩荡荡地向西北方向出发了。一路上烟散雾罩,尘土飞扬,六辆大卡车在坑坑洼洼的沙石路上,颠颠簸簸、摇摇晃晃……下午一点多才到达了冯家山演出工地。
  驻冯家山工地的县兵团领导,对我们慰问团的同志体贴如微,关爱有加。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对我们的食宿做了精心的准备和按排。大家所住的土坯毛毡房,看起來略显简陋,但室内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眨眼一看就知道是经过认真布置和细心抹洗过的,就连睡觉的木床板也都是新加工的,听说还是从县上专程运上山的。每人的就餐卷全是免费发放,不够再领,破格接待。下午三点多,县驻冯家山兵团团长赵靖国同志,率领多名中层干部兴致勃勃地來到慰问团的住处看望大家。慰问团团长张建成同志笑容可掬的向领导们做了表态发言。他说:“我们慰问团一行六十多人,來冯家山建设工地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完成县革委会领导的重托,及时的把精神食粮送到工地的角角落落、送到每个建设者们的心坎上。特别向奋战在水利建设笫一线的兄弟姐妹们,致以亲切的问侯和最崇高的敬意!”话音刚落,不知是谁在一旁插活说:“张团长的话说得没错,但不知道你来呀给兄弟姐妹们都带的啥个?”只见老张笑呵呵地说:“啥都没带,只带了全县几十万人民群众的一片心意。”此话一出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其实,这是一次不寻常的慰问演出。因为,在我们到来的前一段时间,曾有五个市、县专业文艺团体在驻地搞过多次慰问演出,群众反响很好。我们这次演好了那自然是没说的,如果演砸了那可就把扶风人的脸面就丢大了。情急之下,团内几位负责演出的老师经过斟酌后,决定把《红灯记》一剧作为首场演出,前面加演《沙家浜》一剧里的“奔袭”选段。《红灯记》一剧属我们团里的王牌剧目。特别是在剧中扮演李玉和、李铁梅、李奶奶的三位主要演员,在表演方面各自均有各自的优势和特点。他们三位的演技在扶风乃至西府的戏迷朋友中,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令人费解的是要加演《沙家浜》一剧的“奔袭”选段。其不知该选段是教练给学生们作为教材来训练基本功的,从未登上过大雅之堂。加之学生们没有表演方面的经验,要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接受覌众面对面的考验,那肯定是要砸锅的。特别是我本人对演好剧中人郭建光这一主要角色,是完全没有自信心的。正当我在心里犯嘀咕时,教练屈亚莲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微笑着问我:“对晚上的演出有把握吗?”我摇摇头说:“没有!”屈老师拍着我的肩膀坚定地说:“放开胆子去演吧,只要把咱们日常排练时的状态表现出来,那就成功了!”屈老师几句鼓励和安慰的话,使我本该紧张的情绪一时平静了许多。
  下午,我不由自主地来到了演出现场,本想事先适应适应舞台环境,试试服装走走场,以便演出时心中有数。这时,舞台下面已来了不少的观众,民兵同志们已开始维持秩序了。台下的噪杂声愈来愈烈;民兵们的责备声不绝于耳。天渐渐地黑了,后台的演职人员各司其职,紧张而有序地做着演出前的准备工作。我们九位小演员已提前装扮成英姿飒爽的新四军支队队员了,在等待着老师们的检阅。教练屈亚连老师来到我们跟前很严肃地说:“上了台首先要有精气神。记住!全身的戏在脸上,全脸的戏在眼上,你们要……”她欲言又止,突然顿悟,自语道:“这时说啥也是白搭。”在一阵铿锵有力地打击乐声中,剧中人郭建刚风掣电驰般地快步行至舞台正中,就地跨腿、握枪转身亮相,双目炯炯遥望远方。台下黑压压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此时,台下传来了议论声:“嗨,是一群小演员,这能演吗?”在覌众的窃窃私语之中,纯真的小战士们心中无有一丝杂念,个个精神抖擞,意气奋发;他们动作敏捷,技巧娴熟;把摸、爬、滚、打、一系列具有难度性地动作做得整齐划一,干净利落。主要人物郭建光边舞边唱毫无拖泥带水之痕迹,将新四军在暴风骤雨中疾行军的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无可桃剔。十多分钟的《奔袭》选段,不知不觉在观众的掌声中落下了帷幕。
  随后,《红灯记》一剧的演出更为成功。特别是“痛说革命家史”和“赴宴斗鸠山”两场戏,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影响。扮演李玉和的王扶荣老师,以他雄厚地表演功力和富有激情的唱腔,既树立起了李玉和的外在形象又表现出了其强大的内心世界;扮演李铁悔的王莲阁老师,把剧中人李铁梅天真可爱,聪明睿智的个性塑造的维妙维肖,活灵活现;李奶奶的扮演者朱彩娥老师,表演情真意切,刻画人物生动细腻,把饱经沧桑的革命者形象塑造的充实而又饱满。最后一幕的三代人英勇就义之壮举,把《红灯记》的全剧剧情推向了最高潮。当李玉和向女儿李铁梅庄严地说道:“铁梅,咱们搀着奶奶一块儿走——!”此时。国际歌的音乐声以排山倒海之势,震撼着恐怖的敌日军阵营。三代人大义凛然地走向了戒备森严的刑场。在強大的音乐声中,殷红色的大幕缓缓地落下了。然而,台下数千名观众依然纹丝不动,静静地沉浸在悲痛的剧情之中……瞬间暴发出了雷鸣般地掌声,久久难以平息。
  翌日的早晨,大家在就餐时,话题依然离不开昨天晚上演出的那些趣事。三人一堆四人一团,你一言我一语津津乐道,争论不休。一位炊事员师傅蹑手蹑脚的凑到我们的跟前,悄悄的问我:“小伙子,昨晚得是你演的郭建刚?”我未敢回答,只是仰望着他。他突然笑眯眯地对我说:“你小子郭建刚演的好着呢,有出息!”听到这位师傅的赞美之词,我脑子里紧绷着的弦顿时轻松了许多,心里好感觉特别的亮堂和滋润。不知何时,一位穿着褪了色的军服,身材略显清廋的老干部,在几位陌生人的陪同下,一边转悠一边和大家打招呼:“你们在工地上适应不适应?生活习惯不习惯?这里的条件差,你们可要谅解谅解哟。”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一切都好着呢。”等这位慈祥的老人走后,有人才神神密密地说:“刚才来的那位老干部就是咱们省上的省委书记李瑞山。”这一下人群里炸锅了,谁能想到省委书记就在自己身边。隨即大家一传十,十传百的相互传开了。这时,一阵急促地哨子声,冲淡了我一时的惬意之感。噢!我们要去大坝上参加义务劳动了。全体演职人员以一种愉悦的心情,在负责人的率领下向工地进发了。行至距大坝还有一段距离时,就听见高音大喇叭里播放的《敢叫日换新天》戏曲唱段,响彻云霄,回荡于山谷。极目远望,宏伟壮观的大坝上人山人海,川流不息。当我们慰问团全体演职人员一到现场,刚才那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戛然而止,人如蜡像一般,令来者大为困惑。原来,民工朋友们把我们的演员当做稀奇之物了,趁机观之,以饱眼福。突然间,人群中有一位中年妇女惊呀地喊道:“快看,那不是演李铁梅的王莲阁吗,牛——!乖的。你看看人家演员就是演员,与咱这人就是不一样,长得多水灵呀。”接着又有人在喊:“快看!演李玉和的演员和演李奶奶的演员都來了,真是太稀罕了,咱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太好了。”这一连串发自肺腑的惊叹之语、这激动无比的兴奋之态,令人为之感概,引人为之深思。在那个封闭的年代,广大人民群众对文艺的迫切需求,已经到了如饥似渴的程度,一旦相遇,就把它看作为难得一遇的盛事而感到自豪。就演员这个普普通通的职业,在他们心目中的位置是崇高而神圣的。
  在高音喇叭的催促声中,紧张而激烈地劳动场面又得以还原,我们随之被融入到了汹涌澎湃地人流之中了。大坝上那生动感人的画面又重新活跃起来了,坡上坡下运土的架子车如蚂蚁开会一般,拥挤不堪;坝面上百十多块石夯在叫喊声中上下翻腾;悬崖两边千余把镢头在轮番飞舞;一曲曲交响乐惊天动地的在我耳边萦绕;打夯的号子声、拖拉机的轰鸣声、高音喇叭的吼叫声震耳欲聋。在这样紧张而又激烈的特定环境下参加重体力劳动,人的神经一直是处于紧张而兴奋的状态。只是这样坚持不了多大一会儿,便感到口干舌燥,心慌气短,浑身冒着热汗,两腿如灌了铅似的。当下工的喇叭声响起后,才如释重负。经过如此強化的劳动体验后,人的灵魂、情操将会受到重新地洗礼和陶冶。
  收工以后,我和几位同村的乡党在下山的路上,聊起了工地上的生活状况。其实,民工兄弟们的吃住条件是十分艰苦的。他们所住的窑洞都是自己一镢头一镢头开挖而成的,不管地面有多潮湿铺一层麦秸杆,摊开被褥倒头就睡。狹窄低矮的窑洞一住就是十多人,一旦遇到连阴雨塌窑的不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十分简易的帐棚就是他们的食堂,成百上千人围在一起吃的主食是玉米糁子加窝头;副食不是白菜就是萝卜,饭菜里没有一滴油水。然而,正是这些憨厚而豪爽的关中汉子,在这个荒山野岭的地方,顶着饥饿,冒着难以预料的风险,上演着千古流传的愚公移山精神。他们的壮举令世人为之惊叹!
  接下來的几天,慰问团在工地上先后还上演了《龙江颂》《向阳川》《杜鹃山》《智取威虎山》等大型剧目。其间因天雨打搅,停演一天。翌日的早晨,雨过天晴。在万丈霞光的映衬下,一轮红日从东面的山头上冉冉升起。放眼望去,整个冯家山金光灿灿,祥云飘飘,氤氲缭绕,空气格外的清新。往日那人满为患的坝面上这时也格外的宁静,劳苦了数日的民工兄弟们,在低矮的窑洞里安祥的酣睡着。此时,徐徐的春风拂面而來,一股泥土的芳香沁入心脾。如此秀丽的风景,令人大有陶醉之感。天气尚好,中午,县兵团的领导要按排我们乘座水上游艇,以观赏冯家山的自然风光。同行的人员一个个兴高釆烈地登上了游艇,在隆隆地发动机声中,游艇缓缓地启动了。艇行水面,凉风习习,很是爽快。水面上十分开阔,碧蓝的湖水映衬着周围的翠绿青山,大山腰间清晰可见的窑洞,一层层,一排排历历在目,令人浮想连翩。这时,湖面上飘來爽朗的笑声和甜蜜的歌声: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湖面上倒映着美丽的白云,
四周环绕着绿色的长廊。

小船儿轻轻的在水中飘荡,
两岸上散发着浓郁的纯香。
绿油油的禾苗在田野成长,
汗水里蕴藏着未來的景象。

幸福的生活有了新的指望,
幸福的生活有了新的指望。
有了新的指望,
有了新的指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