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85|回复: 0

[散文随笔] 我参加西藏平叛后写出了长篇小说《崩溃的雪山》 文/窦孝鹏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1-11-24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参加西藏平叛后写出了长篇小说《崩溃的雪山》


在格尔木汽车团.jpg

  我原来所在的汽车第76团,是一支常年奔驰在青藏高原执行战备任务的运输部队。1959年3月,当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武装叛乱时,我们立即投入了平叛战斗运输任务。当时我是一名汽车驾驶员,我们开的是来自东德的大依发柴油车。这种车已行驶多年,在天寒地冻的高原,每天早晨发动车,都是一场艰苦的奋战。
  此时,千里青藏高原还是一片冰雪世界,气温在摄氏零下40多度。为防止冻车,每晚在兵站宿营时我们必须放掉车里的水。夜晚,机器里的润滑油都被冻结成了硬块,给第二天的发动车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为此,每天天不亮,我们都要提前起床,每台车点起四堆火,一堆放在发动机油底壳下,一堆放在变速器下,一堆放在差速器下,以便烤化那凝冻成块的机油和黑油,否则机器根本转不动。还有一堆火是用来烧热两扁桶(五加仑桶)水,好加进汽车水箱。我们一边烤车,还要一边冒着稀薄的空气,使劲用摇把摇动那沉重的机器,以便使它很快加热起来。所以那时出发时,每台车厢里都装有够一个月用的烤车柴,这种柴都是我们从戈壁滩上挖来的红柳根。当时我国面临三年自然灾害,难以进口必要的汽车零配件,一部分车没有电瓶,难以自身起动,发动车要靠别的车来拖。当时每个连45台车,常常一半车没有电瓶,大家便一拖二、二拖四、四拖八,等全连车都发动完,往往要用两个多小时。每天发动车都是一场紧张的战斗。途中休息时,这些车常常不敢熄火;有时要熄火检查,再起动时则要用人推。
  1959年3月初,西藏形势已经很紧张,我们10台汽车从驻地格尔木出发北上,去兰新铁路的峡东站装载一批军用物资运往西藏拉萨。当时我们团驻在青海西部昆仑山下的格尔木,由于青海省还没有一寸铁路,内地由火车运来的人和物只能在遥远的兰(州)新(疆)铁路的峡东火车站和红柳园火车站卸载,然后用汽车运往西藏和边关。从我们住地到火车站要北穿察尔汗万丈盐桥、柴达木盆地、当金山和敦煌,需走4天时间,装好人和物资后还要用15—17天时间才能到达拉萨。
  开始,我们按已往的行车规定每天一站,晚上在固定的兵站住宿。但第4天当我们在峡东火车站连夜装好一车武器弹药准备第二天出发时,接到兵站转来的上级紧急命令:由于拉萨战况紧急,车队要连夜出发,昼夜不停地赶往西藏。我驾驶的39号车上没有电瓶,难以照明,怎么办?为了不耽误行车,我们只得自制油灯照明:给两个罐头盒倒上柴油,掏出棉衣里的棉套搓成捻子,把这种自制油灯分左右绑在汽车保险杠的标杆上,用打火机点燃,靠着微弱的灯光开车前进。为了弥补灯光弱、视线不清的缺陷,副驾驶员小王得把头伸出车门外,冒着刺骨的寒气和风沙的扑打,瞪大双眼瞅着路面,不断给我传着口令:“向左打!”“注意前面有坑!”“要拐弯了,慢!”车子每跑十多公里,就要停下来添一次油。一夜跑下来,两个人都像被抽了筋一样,浑身几乎瘫痪了。天亮到兵站后,匆匆吃上几口饭,又出发上路了。几天下来极度的疲劳使我脑子一阵一阵犯迷,开始,我给眼皮上摸点万金油提神,但过一会儿就不顶用了,后来我就大口大口地咬自带的生蒜和干辣椒角,用以刺激神经,但慢慢也不管用了。以致前面路上出现了一道一尺多深的横断沟我都没看清,车径直开了上去,只听“咣当”一声,车颠起老高,我的嘴碰在方向盘上,一颗门牙被碰掉了,疲困也被赶跑了。
  过了风火山,进入唐古拉山和藏北地区后,匪情日见严重,这里的两个养路道班已遭叛匪抢掠,粮食和物资被洗劫一空;不远处的牧民帐篷被烧成了灰烬,牛羊也被抢光了;公路两边的山上经常有流窜的叛匪打冷枪,袭击车队,兄弟部队的一个车队前两天遭袭击后,牺牲了一名驾驶员,还伤了两人。因此,经过这一段道路时我们都特别小心,一人专心开车,一人手握冲锋枪随时准备战斗。就这样,到拉萨17天的路程我们9天就赶到了。这时我看到,拉萨河谷到处是被叛匪烧毁的帐篷,拉萨街道不少房屋和车辆被烧。这时,战斗已转向城外各地,我们运送的武器弹药及时支援了部队的平叛战斗。
长篇小说《崩溃的雪山》图.jpg

  3月28日,国务院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委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的职权。西藏开始了伟大的民主改革运动,百万农奴对三大领主发出了愤怒的声讨。
  6月下旬,我执勤路过藏北那曲地区,此处是西藏政府黑河总管所在地,设有我们的一个兵站。在这里,我观看了一个一千多人的控诉大会,那些被农奴主看做“会说话的牲口”的农奴们,有的被挖去了双眼,有的被割去了舌头,有的被砍去了双手,有的被砍去了双脚,他们泣不成声的血泪控诉,使人真切地感到了旧西藏就是一座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8月中旬,当我又一次来到拉萨时,我在此参观了原西藏政府残害群众的刑具罪证展览。这里有各种各样的脚镣、手铐、木枷、皮鞭、囚笼及沉重的石帽,有剥人皮、抽人筋、挖人眼、掏人心的各种刀具,有蝎子洞里硕大乌黑的吃人蝎子,有人头骨作的碗,人腿骨制的号,人皮蒙的鼓,还有作为祭品的心、肝、肺、乳房、甚至生殖器等,目光所及,令人发指。这样的地方政府不解散,天理何在!世所难容!
  走出展览室,此时的拉萨街道已呈现出一派复苏的景象,我看到来来往往的翻身农奴脸上绽出了少有的笑容,不少人对着我们喊:金珠玛米活菩萨!
  不久,我又在西藏山南地区参观了不少反动头人、牧主和官员的庄园,目睹了他们发动武装叛乱的罪证。还抽空访问了平叛部队和兵站指战员与叛匪战斗的事迹,心里充满了激动。
  以后,在我从事部队宣传、新闻、记者、编辑工作期间,上述的经历时时撞击着我的心灵,难以平息,难以抹去。经过多年的酝酿,我利用业余时间创作出了33万字的反映西藏平叛战斗和百万农奴翻身解放的长篇小说《崩溃的雪山》。1987年8月,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将这本书作为向建军60周年的献礼作品,正式出版发行了。1990年,解放军总政治部又将《崩溃的雪山》作为在全国遴选的“百部优秀图书”向全军部队进行了推介。
  2021年,西藏迎来了和平解放70周年。如今的雪域高原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到处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藏族同胞和全国人民一样,过上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幸福生活。但是,我永远忘不了我们曾经走过的艰难历程和付出的辛劳。
  看!雪原上那鲜艳的格桑花正在迎风开放,那是无数人的血汗浇灌成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