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楼主: 扶小风

[历史古迹] 长篇小说《绛帐》连载(扶小风/著)【更新至第二章3】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46.5%

发表于 2012-10-24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样子我来迟了
扶风作家多啊,作者的文字用陕西话读起来太美滴很。
期待下文……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4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3.
    赵家沟村西面有座关公庙,庙门口有棵千年的老土槐。枝繁叶茂,树干突兀嶙峋,荫荫郁郁的笼罩着。这是赵家沟的政治中心,就像北京天安门,老百姓一看到天安门,就觉得到了国家的政治中心,那种自豪感,打心底油然而生,不言而喻的强烈,赵家沟的村民也有这种无比的自豪感。还有,关公庙门口有个胡子老长的老道士常年坐着打瞌睡,这也是赵家沟的一道风景。生产队的大钟挂在老槐树的枝桠上。那个钟就像政府的宣传员,像救护车的汽笛声,一到开会的时候,赵把子就会“铛—铛—铛”的敲响那口龙钟的破钟,赵家沟的男女老少听到钟声后就集合在关公庙门口准备开会。久而久之,就形成习惯了。小朋友跟着大人,大人们开会,小朋友在一边玩。说是开会,其实也没啥大事,无非是传达一下乡里最新的政策或者村里的田地承包情况。男人们坐在一起聊女人,聊革命,聊国家政治。女人们簇在一起纳鞋底,织毛衣,聊谁家生了娃谁家死了人这些八卦的事,顺便哄孩子。孩子是父母心头上的肉呐!下边嘈嘈闹闹的不停,赵把子则站在槐树下的碾子上闹闹叨叨的宣扬政策。这是他阵地,生产队的队长在那个年代就是全村的精神领袖,代表着党,代表着政府,光荣的很,这是赵把子的事业,无比神圣的,无比强大的事业。赵把子每次开会最后点睛性的一句就是:村民朋友,大家看还有啥意见,有啥意见的就到支部去提,没有啥意见那就这样吧,散会!赵家沟的男女老少就像泄了洪的洪水,哗啦瞬间散去了。
    夏天的晌午,庄稼人闲得无事,就三三两两的聚在大槐树下纳凉。这是一年除了冬天难得的清闲日子。麦收和秋收之间,三个月农闲,有点手艺和头脑灵活的男人都到城里打工去了,三个月还能挣一头肥猪出来,剩下媳妇在家带娃娃。没有手艺的男人就在村里闲溜达,游手好闲的,聚在大槐树的东侧,那里有关公庙的一面墙,下象棋,打扑克,揪方,谝闲传。女人们则一堆一堆坐在碾子边,纳鞋底,织毛衣,哄娃娃。三岁半的铁蛋坐在碾子上,他无趣,没人和他玩。因为他刚才和泥巴的时候尿了一泡尿在赵宏博肚子上,赵宏博就跟他大拇大,一辈子不说话和大孩子去玩了,丢下他一个。铁蛋就坐在碾子上,两个腿悬在空中。一只手拿个树枝枝在碾子上画着玩,一支手摸着小鸡鸡。赵把子在他的自留地里转了两圈,说是看看玉米的长势,有没有虫子,要不要除草,其实就是看看谁家的男人上城里打工去了,媳妇在家没人照顾他给“照顾”一下罢了。赵把子的种子在赵家沟有名的很。赵把子从田东头溜到田西头,从村西头溜到村东头。最后就溜达到关公庙门口了。赵把子看见赵金锁的儿子赵红波和七黑子在拔老道士的白胡子,老道士在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依旧打瞌睡。狗日的,碎娃,弄啥呢!赵把子扬起他的大喇叭般的声音。赵宏博和七黑子回头一看,是队长赵把子,拔腿就跑,跑到关公庙的侧墙边,看见赵把子没有追,就趴在墙边朝赵把子吐舌头。赵把子跺了跺脚,滚!赵金锁的猴崽子!老道士还在继续打瞌睡。赵把子就喊,曹半仙啊曹半仙,你的胡子都让碎娃们给你拔光了。曹半仙抬了抬眼皮子,瞄了一眼。队长喔,么事么事,碎崽么,拔就拔了,也没几根了。然后换个姿势继续养起神来。碾子边的女人们看见赵把子,赵德全的媳妇老远就喊。赵队长,你这是又下地视察去?赵德全的媳妇长的五大三粗,黑黝黝的,赵德全常年在城里跟着建筑队干活,赵德全媳妇就把家里里里外外的活全包了,因此显得格外敦实。赵把子脸上就生了春风,笑呵呵,刚才骂赵金锁儿子赵红波的蛮狠劲一下子就没了,温柔起来了。闲着没事,走一走,看看。赵把子嘴上笑呵呵,耳朵上夹着一支纸烟,显眼的很,朝着碾子边女人们。永贵那口子把手里的鞋底往针线盒里一扔,笑眯眯地说。赵队长,你过来,我有事问你。赵把子把耳朵凑近永贵那口子嘴边,闻到一股洗发香波的清香味道。赵把子就一股热浪从上至下,澎湃的很,差点打了个趔趄。永贵那口子呵呵大笑起来,说。看把赵队长紧张的。这阵子,再没人问你借种子?永贵那口子故意声音大得很,尤其那句“再没人问你借种子”。碾子边的女人们先是互相对望一下,然后唰的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赵德全媳妇笑得人仰马翻,眼泪都流出来,差点岔不过气。赵把子眼睛一瞪。笑个屁,老子有的是种子,你来借,还是你来借。赵把子先指指永贵那口子,再指指赵德全媳妇。赵德全媳妇擦擦眼泪。你个不正经的货!赵把子得意洋洋的把女人们扫了一圈,撂下一句:谁要借种子找我啊,马上可要收秋了,今年种子缺的很!碾子边的女人们就摇摇头,纷纷吐着咂舌。呸!永贵那口子朝赵把子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心里想:鼻子插根葱,装象呢,充自己是个啥玩意。永贵那口子知道,赵把子还不是赵家沟的群众领袖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去王家河的砖厂干活,一天十块多钱。赵把子老头子凑了些钱,买了个拖拉机让赵把子在砖厂给专门拉土。赵把子一有空挡就往拉砖的女人堆里钻,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和群众打成一片,有了群众基础,才能搞好革命工作。赵把子的拖拉机就成了与群众拉近关系的法宝。每天干完活,赵把子就吆喝着赵家沟的男女老少,突突突的四里地,坐在拖拉机的车厢里回家了,赵家沟的那女老少得到了实惠,赵把子的群众基础就这样日积月累丰满起来,尤其那些年轻的妇女们。赵把子和群众打成一片的时候,有一天晌午,大家坐在砖厂土堆边吃午饭的当儿,他蹲在拖拉机边的阴凉处咥干面,赵把子碗里放了很多油泼辣子,鲜红鲜红的,他爱吃油泼辣子,这样面吃起来有食欲,是胃勾引的结果,就像龚巧云勾引他一样。龚巧云就是这个时候就出现在赵把子面前的。吃了?赵把子问。吃了。龚巧云说。赵爱国,问你个事儿。赵爱国是赵把子的大名。赵把子愣了一下,他突然对别人叫他赵爱国有点不知所措,赵爱国离他太遥远,除了他在赵家沟小学上学的那几年老师喊他赵爱国以外,赵爱国已经与赵把子早已分道扬镳了。赵把子把手头的碗放在拖拉机的轮胎上。咋了,你说。他看着龚巧云,龚巧云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汗衫,双手插在腰间,像一棵白杨树,胸脯鼓鼓的,说话的时候一挺一挺。赵把子的血液就流动起来,肚子鼓鼓的,下面也胀胀的。也没啥事。龚巧云转个弯子。你看你这人,啥事么?赵把子这个时候凸显了他男人的霸气。龚巧云就凑近赵把子。听说你弄了些好麦种子,能不能给我分一点?赵把子哗的就变了脸色,抽正身子,这事他可跟谁都没提过,种子是托一个农科院的朋友买的,他还花了大价钱呢!你咋知道的?赵把子问。我就知道了,反正有人告诉我,行不行嘛,你给个话,我花高价还不行?龚巧云把话说道这个份上。赵把子迟疑了一阵子,可是沸腾的血液始终在作怪,作怪的让他的手在龚巧云的面前不知道放到哪里。我才弄了五十斤。赵把子为难的说。你准备要多少?赵把子为难的手就搭在龚巧云的肩膀上。龚巧云看出了赵把子的心思,用她的小馒头般的拳头在赵把子的胸前重重给了一下。爱国哥,我就要二十斤。赵把子整个身体一下子就酥软起来,痒痒的,他的手就从龚巧云的鼓鼓的胸脯上滑了下来。二十斤,好么。那我给回头你送过去?赵把子心里寻思,这娘们,黑的很,一下要我这么多,我还不趁机捞一把。龚巧云朝着赵把子笑笑,灿烂的很灿烂的很。行么,那你回头给我送家去!龚巧云就消失在赵把子的眼前,融化到砖垛里。赵把子暖暖的,每一根骨头都是,硬邦邦的,像拖拉机的手柄。
    末夏的阳光灿烂,一朵朵白云挂在蓝天。赵把子心情豁然开朗,开朗的连他今天开拖拉机的时候都感到格外轻盈。

    赵把子看见赵铁蛋的时候,赵铁蛋还在玩鸡鸡。赵铁蛋的鸡鸡嫩嫩的,粉粉的,像个小田螺。赵把子下面蓦地就硬邦邦起来。赵把子摸摸铁蛋的头。你爹呢?铁蛋望了赵把子一眼,没吭声。你妈呢?铁蛋仍然没吭声,把摸鸡鸡的手腾出来,在胸前的背心上擦了擦。赵把子变戏法的从口袋里掏出个水果糖,举过头顶,对着赵铁蛋晃晃。赵铁蛋瞅了两眼,用手去抢,赵把子就再举高点。赵铁蛋再去抓赵把子的衣服,赵把子就呵呵笑起来,诡异地笑。
    赵铁蛋舔舔下嘴唇,口水就不情愿的流出来。
    你爸叫个啥,我就给你糖。
    赵铁蛋顿了一下,抬起头说。赵百岁。
    你妈呢?
    张慧珍。
    你再叫我一声爸,我就给你。
    赵铁蛋看着赵把子,纯真的黑眼珠忽闪忽闪,口水流了一下巴。赵铁蛋咬了咬嘴唇,然后吮吮手指头。再看看赵把子,赵把子的水果糖的糖纸红扑扑,像两只小兔子的红眼睛,在头顶上扑闪,笑盈盈地对着他,甜甜的,酥软酥软。赵铁蛋就禁不住的喊了一声:爸。
    赵把子抖了抖身子,心里乐滋滋的。然后把糖塞进赵铁蛋摸过小鸡鸡的手中。
    拿着,乖儿子,下次见爸爸还给你糖吃。(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4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静 发表于 2012-10-23 22:57
强烈建议扶小风老乡把帖子发到正经八百的位置上,看的人好眼晕哦!
可是,那些捻熟的乡音,亲切的画面,又 ...

呵呵,我喜欢这种密密匝匝的瓷实,看着很饱满,所以委屈张老师眼睛了,调了下,把字体放大了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2-10-24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佩服80后的年青人能写出乡土味这么浓的作品,看后让人朦胧的记忆立马清晰起来,那熟悉的人与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4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龙钵君 发表于 2012-10-23 23:24
我给扶小风先生将作品字体和大小改了下,现在应该看起来能舒服些!您再看下!

谢谢哈,我小了一号字体,要么页面也多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4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乐山 发表于 2012-10-23 20:29
我支持你!今天在火车上看了一半的《白鹿原》。陕西农村元素很浓。

谢谢乐山老师支持。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9.82%

发表于 2012-10-24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儿不宜啊,哈哈,太小的人回避吧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2-10-24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文
呵呵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2-10-24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驾驭语言的能力很出色

这种功力是那种对文字融汇贯通了之后
所显示出来的

学习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4.
    黄昏。西边绯红的时候,村子笼罩着丝丝清凉。
    慧珍准备喂猪,猪在猪圈里拼命地叫,嘶声肺裂的,好像八辈子没吃食了一样。慧珍把前几天馊的剩的饭菜倒进猪桶里,再剁了些猪草,倒进猪食槽里。两头猪就吞吞地吃起来,那头稍微大的点还挤那头小点的,小点的吃不到食就开始咬大的,大猪毫不示弱,反过来咬,两头猪就在猪圈嚎叫起来。慧珍本来心里就有气,赵把子欺负儿子,她还不没理出个头绪。这猪又来事了。慧珍就顺手从墙角拎起一根木棍,朝大猪头上砸。让你抢,让你抢,没头没脑的,就知道吃,吃死你!慧珍越想越不顺气。该死的狗百岁,如果你在你儿子能被人欺负。猪把食吃光了,舔舔了猪食槽,在猪圈里转悠了两圈,就卧在南面的墙角里哼哼了。慧珍扶在猪圈的墙上,自然自语:赵把子,这事不算完,你等着。

    赵把子开着拖拉机把大伙送到家,天已经黑了。他吃了晚饭。赵把子他爹在躺椅上眯着眼睛一晃一晃地听收音机。收音机里放着是《七侠五义》的评书。老头子享受的很,穿着白色发黄了的背心,把收音机放在自己肚皮上,肚子上一折一折的皱折,像扇子一样,随着均匀的呼吸和评书的节奏起伏。赵把子躺在院子的凉席上,收音机的声音让他烦死了,拖拉机突突的一整天,他这会躺在凉席上就像坐在拖拉机上,还继续突突着。赵把子翻来覆去。龚巧云的胸部老在他的眼前晃动。末夏了,知了还不停地叫,赵把子腾地坐起来,用双手抹了一把脸,冲进里屋去。赵把子的老头子抬眼看了儿子一眼,继续眯着眼睛听他的《七侠五义》。赵把子把靠炕边的柜子打开。柜子陈旧的很,都褪了漆,被摸出木头的原纹,白花花的,又黑乌乌的,斑驳。柜子是赵把子他爹娶他娘的时候做的,俨然成了古董。赵把子翻来倒去终于拖出个黑黑的蛇皮袋子,他解开绳子,从里面抓了一把瞅瞅,麦子成色还好好的,他拣出几颗在嘴里咬了咬,然后又扔进去,拍了拍手。赵把子拿出另外一个蛇皮袋子,往里面倒了一部分,然后系上绳子,把原来的袋子塞进古董柜子的底下。赵把子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不能让老头子看见自己,老头子听《七侠五义》还得一阵子,他还得在院子纳纳凉,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去睡觉。赵把子想着,就背起那小半袋麦子,从他家贴着窗花的窗子爬了出去,翻墙出门了。夜色中布满了声音,除了知了的叫声,还有远处传来的狗叫声。赵把子的脚步嗖嗖,风一般的行走,他满脑子是龚巧云的胸脯,随着他的脚步,在他脑际一起一伏地晃动,像故意挑逗他似的。赵把子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急促,颤抖、昂扬。龚巧云的家在赵家沟西边最上头的土崖上,孤零零,就独独一户。赵把子背着蛇皮袋热的出了一身汗,这二十斤的小麦种子还满沉的。赵把子趴在龚巧云家的山花墙上,看着里面的灯还亮着,透过煤油灯,龚巧云玲珑的影子在窗棂前飞舞。赵把子突然就紧张起来,一脚踩空了,把山崖上一块松动的土踩了下去。龚巧云家的狗就汪汪地叫起来,然后村里的狗就全部汪汪汪跟着叫起来,像赵家沟在老槐树下开会一起热闹起来。妈的,添什么乱。赵把子自言自语。龚巧云听到他家的狗叫,就开了里屋的门骂她家的狗。虎子,窝着,叫啥叫,再叫把你扒了皮吃肉!龚巧云朝外面瞅瞅,见没啥动静,就关上了门。狗绕着狗窝转了两圈又窝在窗子下,舌头伸的长长的。赵把子屏住气,腾地跳进龚巧云家院子。虎子看见一个人影跳进来,准备扑上去,赵把子变戏法的从口袋掏出半个馒头,扔了过去,虎子看见了馒头,叼着钻进狗窝里慢慢享受去了。赵把子一手拿着蛇皮袋,一手敲龚巧云家的门。巧云,巧云。龚巧云问。你是谁?我是你爱国哥。赵把子小声答。这么晚了你来做啥。龚巧云问。我来给你送种子,你不是要种子么。赵把子的心都要掉出来,他瞅着黑黑的窝,又看看房间里面的龚巧云。你等一下。龚巧云玲珑的身子在煤油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灵巧,凹凸有致。龚巧云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袖,把门打开,探出头来,说。你胆大的很,小心你爹打断你的腿。赵把子瞅了瞅龚巧云,浑身火烫火烫,燃烧着,向外喷发着。那个老不死的在听评书呢!他不屑地捋了捋头发,把蛇皮袋子扔进屋里,一把抱住龚巧云,用脚关了门。龚巧云还愣过神来,赵把子就把她按到在地上。猪,你个猪。龚巧云说。赵把子你是头猪。赵把子不说话,用他的嘴在龚巧云的身上啃。龚巧云一把把赵把子推开,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土。衣服上有粉红的碎花花。赵把子坐在地上,懵了一下,他彻底凉了,不知所措,刚才全身硬邦邦的骨头也软了下来。他寻思,是起来拿着蛇皮袋子走呢,这可是专程是给龚巧云送种子来的。扔下蛇皮袋子呢,龚巧云回头赖账不给钱咋办,亏的还是自己,他就后悔起来。臭男人,起来!龚巧云把赵把子拉起来。成天钻砖窑,一点也不讲卫生,洗洗,臭男人。这会工夫龚巧云都从厨房瓮里打了一盆水,放在赵把子面前。赵把子冲龚巧云笑笑,他一颗悬着的心就彻底放下了。龚巧云吹灭了煤油灯,脱了她那件带着粉色花花的短袖,躺在炕上。煤油灯有烟熏味,点的时间长了人呛得慌。赵把子三下五除二脱了汗衫,扯去他的大平角裤,他的小兄弟的脑袋就露出来,在月色下,突兀着,像拖拉机的手柄,硬硬的。赵把子把那盆水举过头顶,直接倒了下来,他感到浑身抖擞,充满着力量,坚不可摧,还有他的小兄弟,也精神无比。赵把子用他的汗衫擦了擦身上的水,他迫不及待的,他希望时间马上停止,在这一刻,在这个美妙的夜晚,在月色凝固的时刻。龚巧云侧窝着,安详,呼吸均匀,淡淡的月色洒在她的背上,一缕一缕,像一面镜子,光滑,诱人。赵把子就扑了上去。赵把子先是亲龚巧云的脸,再是她的背,再到她得脚,赵把子得把龚巧云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要亲遍,包括她每一个毛孔和脚趾。龚巧云身上有洗发香波的味道,轻轻的,清香无比。他亲她的头发,她的睫毛。猪,你是猪。龚巧云呻吟着,扭曲着身子。你是头流氓猪。赵把子喊,我就是猪,我就是头猪。赵把子澎湃着,他亲龚巧云的胸部,馒头一样的胸部,软绵绵。龚巧云浑身通红,迎合着他。月光灵犀地穿过窗棂,洒在赵把子和龚巧云扭曲的身上。赵把子进去的时候,龚巧云就夹紧了他。龚巧云就像一道门,关的严严实实,紧紧的裹着他。赵把子饱满着,充盈着,他就飞翔起来,那种美妙的感觉,一阵一阵,荡漾,慢慢聚集着到一起,灼烧,哆嗦,无法自拔。赵把子突然就打了一个冷颤,一抖擞,他就射了,射了他浑身的滚烫的火焰和他积攒了半辈子的种子。赵把子趴在龚巧云身上,龚巧云皮肤上粘着密密匝匝的汗,黏黏的。赵把子就下炕拿他的汗衫。月光像一把刀,插在龚巧云炕边的柜台上,明晃晃的。赵把子看见一个像框,框着黑边子,像上一双深邃而锋利眼睛直勾勾地瞅着他,目光冷峻,严酷,渗人的很。赵把子立马头发竖起来,头皮噌噌得响,他捡起他的大平脚裤和汗衫,腾腾腾往出跑。龚巧云说,咋了咋了,爱国哥。赵把子不吭声,穿起大平脚裤。种子钱还没给你呢!龚巧云从炕上坐起来。不要了,送你啦。赵把子撂下两句话,一股脑消失在漆黑黑的夜色中。
    难道这家伙中邪了。龚巧云纳闷。(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