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楼主: 扶小风

[历史古迹] 长篇小说《绛帐》连载(扶小风/著)【更新至第二章3】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1-21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绛帐好象有段时间没更新了
呵呵
等着看呢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80%

发表于 2013-4-15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加油!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9.82%

发表于 2013-4-17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好小说要不断顶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4-1-21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阅读扶风人自己的风俗韵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

发表于 2014-10-9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帖子真是高兴!我小时候给学校交过玉米芯芯,还有那个苍耳,还挖过草药,那个时候学校是以勤工俭学的名义要求学生交的,还交过小麦。
    扶风人写的东西就是有扶风的乡土气息,很亲切。希望能一次多发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

发表于 2014-10-9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现在是专业作家最苦的时代。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8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3.
    水祥醒来时已经是黄昏。他摸摸脑袋,头闷闷的痛,浑身没有一点劲,自己居然还躺在炕上。水红坐在炕边看着水祥,困的直打盹。水祥使劲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晌午还在地里扮玉米呢。水祥挪了挪身子,水红就被惊醒来了。水红看到水祥醒来,疲惫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你看你,把人吓死了都,中暑都睡了一下午了。水红说。水祥朝屋里瞅瞅,再从窑洞的窗子往出看看,院子里没有动静。这么黑了还在地里,就剩你一个,我娘呢,你爹呢?水祥问。水红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称呼,自从水祥进了刘玉来家,一直这么称呼着刘玉来。水红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嘴里吞吐着,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水祥,慧珍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暂时不要告诉水祥,他知道儿子的脾气,儿子杠起来就是一头倔驴,还不知道能闯出啥祸来。水红说,你饿不饿,我给你烧汤②去。水红就从屋里跑出来,眼里噙着泪花。水祥换了个姿势靠在墙上,身后是用报纸糊的泛黄的墙壁。那是年前家里扫舍时他和水红的杰作。水祥记得清楚,自从他懂事一来,每年年根家里扫舍,他都要去生产队办公室抱一大摞报纸。报纸那个时候在年底是十分稀缺的东西,可以当墙纸,不像现在可以在市场上花钱买,并且图案根据自己的喜好随心所欲的挑。慧珍打一盆糨子,他和水红就把家里所有屋子的墙壁重新贴一遍,这样整个屋子干干净净的,再在窑洞门上贴上对联,供奉着土地爷、灶爷、天神、仓神、财神,等一切焕然一新后就可以过年了,过年了可以放鞭炮,吃好吃的,慧珍和刘玉来还会给他发压岁钱,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水祥想着想着就洋溢着满脸的幸福。这个时候,水祥听到院子里腾腾的一路小跑的脚步声进来。然后是一个急促的声音问。水红,水红,你爸咋样了?医院的大夫咋说的?水祥听出是医疗站刘学文的声音。沉寂一阵,接着是叽咕的声音,最后脚步声就走远了,水祥听到厨房里拉风箱的声音。这是水红在烧水做饭。
    水祥下了炕,脑袋还晕晕的。烟囱里一缕缕青烟冒出,和着黄昏的猩红。窑洞顶上罩着一层层烟雾,这是刘家堡黄昏的气息。家家户户做饭了,村庄头上也就笼着一层层烟雾。水祥趴在厨房门框上问水红,你爸咋了?谁住院了?水红仍然埋着头拉着风箱,根本没搭理水祥。问你呢,瓜了?给个话,姐。水红回过头来,瞪了水祥一眼。你才瓜了呢,睡你的觉去,要么等着吃饭。我爸好着,没病住啥院,有钱没处花!水红记着慧珍临走时给她交代过的话,她就不再搭理水祥,安心做起自己的饭来。自从慧珍来到刘玉来家里后,水红跟着慧珍学习锅上的手艺,现在啥活都一个人能干了,蒸馒头,包饺子,擀面片,样样都拿手。虽然这个当儿水红给水祥做着饭,心里却暗暗担心起他爹刘玉来的情况来,都一下午了,也没见谁顺道捎个话回来。
水祥在门框上靠了半天,见水红口封的严严实实,再问也问不出半个字,就一溜烟出门了。
    水红说,马上天黑了吃饭了,你还出去散魂去。
    水祥说,你先吃,我一会回来吃。然后水祥就消失在昏黄的云雾中。
    水祥出门小跑了一阵,没有追上刘学文。他本来想能着追到刘学文可以问问刘玉来到底出了啥事,上午还好好的在地里扳玉米,吼秦腔,抽纸烟,这一会还能咋了。自己倒是不争气,中暑回家躺到炕上品麻④了一下午。水祥寻思着,他看到昏暗中一个身影慢悠悠地朝自己游来,水祥着实吓了一跳。走近一看,原来是毛蛋老太爷。刘家堡人都知道这老头活的很细法,八十多岁了,精神头好。黄昏时候喝了汤,没啥事到塬上地里散散步,然后抽着旱烟顺道把肚子里要腾出来的东西拉到自家自留地里,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省时省力省功夫。毛蛋老太爷眼花,瞅了一大气才认出是水祥。把他的,我以为谁呢,原来是玉来家的土崽子。毛蛋老太爷拍了水祥一巴掌,水祥闻到一股哄臭的味道。他知道这老太爷舍不得用手纸,准是又拿土疙瘩揩屁股抹到手上了。毛蛋老太爷说,水娃,你还到这逛荡啥呢,你爹都给人打的住院了,你没跟着一块到医院去?水祥纳闷。我爹?刘玉来?水红他爹?毛蛋老太爷没好气的说,对啊,难道还是我爹不成!水祥顿时明白刘学文进到家时慌张的样子,后来又蹑手蹑脚的出了门,看来水红啥事都知道,就是瞒着他而已。水祥问,老太爷你知道谁把水红他爹打伤了?毛蛋老太爷摆摆手,然后背着腰慢悠悠的向村子深处走去,撂下他沙哑的声音。还有谁呢,咱村就那一个能逞人,刘狗鱼么!
    水祥回到家时水红还没吃饭。水红说,都叫你吃饭了你还出去。水祥没有理水红,直接进了窑洞,一头钻进被窝里。水红顿时就来了气。中暑还中出本事了,饭都不吃了。水红把被子揪起来,看着水祥全身沾满泥巴。赶紧吃饭,我还等着收拾锅呢。水祥一把拽着被子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水红,像一只愤怒的狮子,问:你爹咋了?为啥住院?你甭哄我。水红就一下子呜呜哭起来。

    慧珍给水祥吃了药,把儿子安顿毕,准备把院子里的玉米收拾完去地里帮刘玉来的时候,刘发长就慌慌张张的推门进来。晌午刚过,太阳划过头顶,像一把刀子似的插进窑洞的顶上。刘发长急促地说,嫂子,不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慧珍放下手里的活,用围裙擦了擦手。甭着急,你慢点说,出啥事了。刘发长憋了半天,脸红脖子粗,喘着大气说,玉来哥让人打了,你——你赶紧去看看。刘发长是村里的会计。慧珍先是一愣,接着慌张起来,不知所措,紧张的对着刘发长说,你等我一下,等我一下。然后就进屋翻箱倒柜一气,临走的时候还特别嘱咐了水红几句,让她留在家里。水红就在院子里剥玉米。
    慧珍被刘发长带到地里的时候,刘玉来已经被众人抬到架子车上。刘玉来昏迷着,头上的血汩汩直流,淌的满脸都是,染红了架子车和刘玉来的衣服。慧珍感觉腿一软,哗的就跪在地上,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刘发长赶紧扶着慧珍。嫂子你还愣着干啥,赶紧把人送医院啊!慧珍这才缓过神来,仓惶中撕下贴身衣服的一绺压在刘玉来的脑袋上,跟着架子车出了玉米地。地头上生产队已经叫了一辆拖拉机在路边等着,众人们帮忙把刘玉来抬进车厢里。慧珍抱着刘玉来呜呜哭起来。会计刘发长拽了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上了拖拉机。慧珍边哭边念叨,他爹,你千万可不能出事啊,你出事了我们娘仨可咋办啊!开拖拉机的师傅听到慧珍的哭声,顿时没了主意,问,到哪个医院?刘发长说,到镇上,镇上离得近,麻利点。于是,拖拉机突突的声音就淹没了慧珍的呜咽声。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40%

发表于 2019-8-13 08: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咋不见下文了?在哪能看到整片小说?求告知谢谢

点评

这篇后来因为其他方面的原因停发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3 08:36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8-13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家 发表于 2019-8-13 08:26
咋不见下文了?在哪能看到整片小说?求告知谢谢

这篇后来因为其他方面的原因停发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